新华国际时评:美国退约令全球军控处于危险边

  美苏关于《中导条约》谈判开始于冷战重新加剧的20世纪80年代。经过多年谈判,美苏两国于1987年签订《中导条约》,条约规定两国不再保有、生产或试验射程为500公里至5500公里的陆基巡航导弹和弹道导弹及其发射装置。此后,美苏两国共销毁近2700枚受条约限制的导弹。

  特朗普政府今年2月宣布启动退约进程,不少学者指出,美国退约的根本目的是给自己发展中程导弹松绑,加强自己的战略威胁力量。然而,为了掩饰自己的“小九九”,美国一面责怪俄方违约在先,一面又称其他国家拥有陆基中导系统却不受制约,处心积虑给自己的退约“找理由”。

  最能暴露美国真实意图的明证是,美国在宣布退约时,不仅没有表现出竭力挽救这一条约的愿望,反而迅速宣布要研发和试射条约限制的陆基巡航导弹。这不仅会激化美俄之间的矛盾,也无视欧洲安全,再次印证了特朗普政府追求“美国优先”单边主义的偏执。

  让世界更为担心的是,美方还放言要退出美俄间目前仅存的军控条约——《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该条约限制双方部署的战略核弹头及其运载系统数量,将于2021年到期,期满后可延长五年。

  尽管俄罗斯政府、美国国防部和绝大多数专家学者都认可《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的意义,但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已多次明确表示美方无意延长该条约,声称该条约并不限制俄罗斯的战术核武器和其他运载设备。

  令世人担忧的是,如果在接下来的十几个月内,美俄无法就延长条约达成一致,这将是两个核超级大国自1972年以来第一次不受任何军控协议的束缚,上世纪冷战期间美苏核竞赛的一幕将很有可能再次上演。

  军控条约的重要意义在于,它不仅仅是限制核弹头、导弹数量的工具,还是国家间就战略安全进行谈判的平台和机制,为国家间提升互信创造条件,为危机稳定机制提供透明环境。

  冷战期间,鉴于美苏领导人对核武器可能毁灭人类的恐惧,即便当时美苏存在严重的意识形态对立和地缘战略冲突,两国的领导人仍能坐下来就军控问题展开协商,谈成了一系列军控条约,实现了冷战的缓和。

  而现实是,目前美国一些人似乎失去了对核威胁的鲜活记忆,本届美国政府中也早已没有此前经历过军控谈判的官员,这更使得他们肆无忌惮地进行着单边主义“暴走”。

  “核战争中没有赢家,并且永远不能开打。”1987年美苏签署《中导条约》时发表联合宣言中的这一警句,应当重温并被永远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