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季度互联网影视公司财报透析:短视频成增量

  8月20日,爱奇艺(NASDAQ:IQ)在前一日美股收盘后发布Q2财报,显示其总营收达到71亿元,同比增长15%,但亏损扩大到23.27亿元,同比增亏10.8%。

  腾讯控股(在8月14日发布的半年报则显示,今年二季度腾讯网络广告的业务收入达到164亿元,同比增长16%,而其中腾讯视频所属的媒体广告业务收入减少7%。

  阿里巴巴(旗下的阿里文娱板块则在今年二季度实现收入63.12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6%。经调整EBITA亏损同比大幅收窄9亿元,降幅达到28.7%。阿里文娱主要包括了阿里影业(核心资产为淘票票)和优酷视频。

  而今年2月刚上市的猫眼娱乐(01896.HK),则扭亏为盈。二季度实现收入19.85亿元,同比增加4.7%,净利润2.57亿元。

  仅从财务数据看来,业绩有好有坏。但实际上,互联网影视公司之间的战争,激烈程度丝毫没有减弱。相反,战场正在不断扩大。这一战场就是国民总时间。

  作为一个kill time(杀时间)的内容品类,所有视频公司都在争抢用户的有限时间。而如今,短视频浪潮席卷而来,快手、抖音的日活用户规模相继突破2亿,并不断向广阔的下沉市场渗透。主打长视频的互联网影视公司,无论主动还是被动,都不得不应战。

  自制音乐网综《乐队的夏天》大获成功,31支中国顶级乐队参加,在社交媒体上始终保持着超高热度。由黄景瑜、吴刚等人主演的缉毒剧《破冰行动》也是口碑收视双丰收,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T)旗下的HBO还获得了该剧在东南亚的授权,让这部国产网剧走出国门。

  受益于此,今年二季度,爱奇艺的付费会员数量同比增长50%,突破1亿大关,继续稳坐国内综合视频平台第一把交椅。

  在该季度总计71.1亿元的营收中,会员收入达到34亿元,占比将近一半。从去年三季度起,爱奇艺会员收入就已开始超过广告,成为公司第一大收入来源。

  不过,今年二季度,爱奇艺依然环比增亏27%。主要来自在线广告业务。财报显示,该项业务仅有22亿元,同比下滑16%。

  爱奇艺解释称,广告业务下滑主要是由于国内挑战性的宏观经济环境、特定内容发布时间的推迟,以及信息流内广告的复苏慢于预期。

  不过,好的一面是,爱奇艺的成本控制已经显示出效果。作为运营成本中的重要部分,今年二季度内容支出50亿元,环比减少6%。

  爱奇艺CEO龚宇称,该公司在坚持产出高品质的原创内容之外,还正在推进AI技术创新应用于内容制作、发行和货币化环节。

  而随着中国娱乐行业的快速发展和5G商业化的逐步落地,爱奇艺或许可以闯出新一番天地。

  今年二季度,腾讯总收入为888.21亿元,环比增长4%,低于市场预期4.9%。其中网络广告的业务收入为164亿元,同比增速16%,较一季度继续下滑,增速也为近几年新低。

  游戏依然赚钱。只不过,腾讯视频所属的媒体广告业务出现了下滑。财报显示,该项收入减少7%至44亿元。

  腾讯视频的付费用户规模依然处于增长通道,截至6月底,付费用户数为9690万,同比增长30%。

  这期间的用户增长主要得益于腾讯视频与战略合作伙伴携手推出联合会员优惠,以及自制国漫系列《斗罗大陆》(第二季)大收欢迎。

  然而,相比于此前一度高达79%的单季增速,腾讯视频付费会员此次30%的增长,已经有所放缓。增速放缓的主要原因有三条:

  第一,宏观经济整体下行,影响广告行业景气度。第二,在这块已经在缩小的「蛋糕」里,大部分还被正在崛起的短视频抢了过去。第三,报告期内缺少爆款破圈内容,导致没有增长助推器。

  上半年,腾讯视频仅贡献了《创造营2019》《鬼吹灯之怒晴湘西》等少量热门节目,而目前热播或刚收官的《陈情令》《全职高手》《明日之子》(第三季)等剧综则划入第三季度。

  腾讯解释称,去年同期举行了FIFA世界杯赛,而本期无同类赛事,因此媒体平台贡献减少。此外,部分热门剧集延后播映,也是视频订购账户数增长放缓的重要原因。

  不过,腾讯视频也在积极开拓新的独家优质内容,以吸引用户。前不久,美国职业篮球协会(NBA)与腾讯共同宣布将再续约五年,腾讯继续作为「NBA中国数字媒体独家官方合作伙伴」至2025年,为中国球迷带来包括NBA赛事直播、点播、短视频在内的全方位观赛和互动体验。

  在NBA的2018-2019赛季,共有4.9亿中国互联网用户透过腾讯视频观看赛事,是2014-2015赛季的近三倍。

  腾讯视频当然也期待,未来五年,这项硬核独家内容也将为其带来新的用户增长。

  8月15日,阿里巴巴集团发布的财报显示,阿里文娱板块归属的数字媒体与娱乐分部,在今年二季度实现收入63.12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6%。经调整EBITA亏损同比大幅收窄9亿元,降幅达到28.7%。

  不过这一收入增长,核心原因在于阿里影业(的并表。亏损收窄则得益于淘票票不再烧钱票补,以及优酷的内容支出减少。

  自2014年创立至今,阿里影业在内容板块采取的是以「参投」为主的策略。背靠不差钱的阿里母公司,阿里影业不断参投国内外影片,包括与派拉蒙、Amblin在内的好莱坞公司合作,引进和发行好莱坞影片,比如今年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的《绿皮书》,让阿里影业终于扬眉吐气一番。

  马云在三刷《绿皮书》后称:“好电影不是用钱堆起来的。”但事实上,钱的确是阿里影业的优势之一。据彭博社报道,《绿皮书》获奖后,阿里巴巴计划投资更多好莱坞电影。而在去年12月,阿里巴巴集团宣布增持阿里影业股权,由49%提升至50.92%,向后者「输血」12.5亿港元。

  阿里文娱更核心的一块业务实则是优酷。优酷的日子并不轻松。QuestMobile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6月,爱奇艺的月活用户逼近2.8亿,腾讯视频也有近2.4亿,而优酷大约为1.4亿。

  凭借独播剧《长安十二时辰》和综艺《这!就是街舞》,第二季优酷暑期档日均DAU、会员增长都实现了历史新高,会员比去年同期增长了三倍。前者是优酷2018年以来拉动会员数增长的新纪录保持者,后者实现了流量口碑双丰收。这些优质爆款内容都为优酷的用户增长立下汗马功劳。

  这得益于今年6月阿里进行新一轮组织升级,明确大文娱一号位,给了优酷长期输出优质作品的实力。当然,有着丰富的爆款输出经验的优酷,还需要出奇制胜,发挥结构性优势,从而真正赶超对手。

  在票务市场上,淘票票面临的竞争一直非常激烈。在淘票票上线之初,猫眼电影已成为中国在线票务市场的老大。在淘票票的奋力追赶下,比达咨询(BDR)数据研究中心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2017年第二季度,淘票票以22.9%的市场份额成为行业第一,超过猫眼(22.5%)和微影时代(18.8%)。

  然而,到2017年9月,猫眼电影和微影时代宣布二强合并,共同成立猫眼微影,再次拉开了与淘票票的距离。

  根据猫眼在最新财报中的表述,按2019年上半年电影票务总交易额统计,该公司的市场占有率超过60%。这几乎是淘票票的两倍。

  而自2018年下半年以来,国家电影局提出新政策,要求发行方、制片方、院线方不允许进行网络售票平台补贴投放,销售价即为结算价(不含网络售票平台手续费),销售价不能高于结算价且不能低于最低票价。

  这意味着,淘票票面临的翻身挑战进一步加大。不过,得益于阿里系各个板块间协同合作的便利,淘票票已在多个领域有了领先优势。

  8月15日晚间,猫眼娱乐发布了上市后的首份半年报,显示其已结束亏损,首次实现盈利。今年上半年,该公司获得收入19.85亿元人民币,同比增加4.7%,净利润2.57亿元,而去年同期为亏损净额2.31亿元。

  2016年-2018年,猫眼的销售及营销开支分别达到15.2亿元,10.3亿元,14.2亿元和19.4亿元。2019年上半年,这一数字为6.11亿元,同比减少46.7%,主要由于用户激励(也就是所谓的票房补贴)减少所致。

  业绩向好,市场却并没有持续买账。虽然财报发布当天,猫眼股价大涨11%,可第二天开盘就迅速走低,一度跌近10%。

  市场观点认为,票补取消是一把双刃剑。虽然在较大程度上拉升了公司利润,却也阻绝了更多人走进电影院。

  今年的电影市场已经呈现出下滑态势。国家电影专资办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中国内地电影市场总票房为 311.64 亿元,同比下降 2.7%;观影人次则从去年同期的 9.01 亿人次下降到 8.08 亿人次,降幅达 10.3%。

  更重要的是,在线票务市场的天花板已经非常明显。易观发布的调研报告显示,目前中国电影在线%,增长空间极为有限。

  起家于在线票务的猫眼,尽管已稳坐行业头把交椅,迫于投资者的压力,却也不得不考虑另谋出路,以求第二增长曲线。

  当前,猫眼的收入主要由在线娱乐票务服务、娱乐内容服务、娱乐电商服务和广告服务及其他四个部分构成,四部分分别在总营收中占比54.6%、33.5%、4.0%和7.9%,在2018年上述数据分别为60.6%、29.6%、5.2%和4.6%。

  由此可见,猫眼娱乐正在调整收入结构,降低在线票务的比重,转而提升娱乐内容服务和广告服务收入。

  猫眼的第二大业务娱乐内容服务,主要是电影宣发和出品。2019年上半年,猫眼以联合出品方或主控发行方的身份参与了《飞驰人生》《熊出没•原始时代》《反贪风暴4》《最好的我们》等影片。

  同时,猫眼也在开拓影视剧集,上半年联合出品了《长安十二时辰》《老中医》《逆流而上的你》等剧集项目。

  7月9日,猫眼发布「猫眼全文娱」战略,提出涵盖5大平台的「猫爪模型」:猫眼全文娱票务平台、产品平台、数据平台、营销平台、资金平台。

  比如,产品平台中的「猫眼通」主要应用于影片和电视剧集的投制宣发全流程各环节。今年四月份上映的电影《老师·好》背后就有猫眼数据的支持,通过“猫眼试映”、“购票指数”等功能判断适合影片的宣发方式和档期,最后再针对精准用户投放。该片上映后首日拿下当日票房第一、上座率第一。

  搜狐财报发布后,创始人张朝阳说,该公司将在网综网剧等长视频之外,谋求短视频的增长,两条腿走路。

  腾讯在此次财报中分析广告业务下滑的原因时,除了归因于当前宏观环境充满挑战之外,还着重提到了整个短视频行业的广告库存供应增加,抢走了原本属于长视频的「蛋糕」。

  爱奇艺CEO龚宇称,其实很早就意识到了短视频社交领域的潜力,但是迫不得已选择了专注于核心业务。其希望在一到三年内成为这一快速增长领域的主要平台。

  甚至猫眼,也扬言要发力短视频。毕竟从某个角度上看,电影也在属于长视频。如果大家都把有限的时间花在了短视频,走进影院的人可能会越来越少。

  相比于长视频,碎片化的短视频的消费门槛显然更低,更具有病毒式的扩张性。而这样的内容品类,天然适合所有人,而不再有消费层级、文化层级的限制。这意味着,原本长视频难以渗透的下沉市场,被彻底打开。

  QuestMobile的统计数据表明,当前互联网消费时长红利窗口已经开始收缩,用户上网时长虽有所增长,且用户平均每天花在移动互联网的时间近6个小时,但时长增速已放缓。

  这份报告显示,2018年6月中国移动互联网用户月人均单日使用时长为337.8分钟,同比净增64.2分钟,增速23.5%,而2019年6月为358.2分钟,同比仅增加20.4分钟,增速只有6%。

  但如果把市场切开来看,就会发现机遇所在。根据QuestMobile统计数据,2019年6月,中国一线城市、新一线城市和二线城市的移动互联网用户人均时长增量分别为268.3分钟、371.4分钟、367.2分钟,同比增长为3.5%、5%、4.9%。

  而三线城市、四线城市和五线及以下城市,人均时长增量分别达到486.7分钟、538.4分钟、481.6分钟,分别同比增长6.6%、7.2%、6.4%。

  下沉市场已经成为2019年最重要的战场,泛娱乐行业在下沉市场中优先获得红利,其中以短视频最为突出,同比增量过亿。

  2019年6月,短视频行业在下沉市场的增量占比达到55.4%,位列全行业第一。而长视频在十名开外,在下沉市场的增长声势极弱。抖音、快手、微视这三款短视频App在下沉市场的月活用户规模(MAU)同比增量分别为1.02亿、7144万、3979万,分别位列全网第一、第三和第五。另外第二是综合电商行业的拼多多,第四是地图出行行业的高德。

  其实,腾讯视频、爱奇艺、优酷视频、芒果TV,都已经开始把短视频加载到了自己的App中。不过,无一例外都是将短视频作为底部菜单栏的第二项,而首页上没有入口,战略层级依然有待提升。

  当然,各家所在的母公司,都已有专门的短视频产品矩阵。比如腾讯有微视、火锅视频,阿里有土豆短视频、电流小视频等等。如果这些长视频平台也真的大力做短视频,如何不在同一个窝里形成掣肘,避免相互掐架,也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更艰难的是,对于这些巨头们来说,传统的长视频业务在公司内部过于强势,既得利益格局一时难以撼动。而短视频和长视频的商业模式又截然不同,切换过来,无异于自身革命,难度可想而知。

  但无论如何,得下沉市场者得未来。错过了短视频,可能就错过了这个时代。洪流之下,想要活下去,谁都没有选择。